陶行知名言警语——生活教育——在劳力上劳心

时间:2012-04-11 点击: 编辑: 文章来源:澳门新莆京娱乐

     在劳力上劳心,是一切发明之母。事事在劳力上劳心,便可得事物之真理。人人在劳力上劳心,便可无废人,便可无阶级。
??《在劳力上劳心》
??《陶行知全集》第l卷第129页

??要使手脑联盟:叫用脑的人用手,教用手的人用脑,教一切人都把双手和脑拿出来用。“人生两个宝,双手与大脑。用脑不用手,快要被打倒。用手不用脑,饭也吃不饱。手脑都会用,才算是开天辟地的大好佬。”
??《普及现代生活教育之路》
??《陶行知全集》第3卷第26l页

??脑与手联合起来才能产生力量。
??《手脑相长》
??《陶行知全集》第3卷第523页

??单纯的劳力,只是蛮干,不能算做;单纯的劳心,只是空想,也不能算做;真正的做只是在劳力上劳心。
??《答朱端琰之问》
??《陶行知全集》第2卷第19页

??大家需要的教育,要能造就会用脑指挥手,手开动脑的人。
??《中国大众教育运动》
??《陶行知全集》第6卷第388页

??我觉得目前中国的教育只有两条路线可以走得通:
??1.教劳心者劳力——故读书的人做工;
??2.教劳力者劳心——教做工的人读书。
??《目前中国教育的两条路线》
??《陶行知全集》第3卷第509页

??我对于科学的青年的建议是:
??1.做过学生的要做几年徒弟;
??2.做过徒弟的要做几年学生。
??《莫轻看徒弟》
??《陶行知全集》第2卷第14l页

??文明是人类用头脑和双手造成的。只会劳心而不会劳力和只会劳力而不会劳心的人,都是没有希翼。何况爱用空嘴说白话的人,那是更不可救药了。如果肯得用手去做,用心去想,那末,留学生、大学生也有希翼。
??《莫轻看徒弟》
??《陶行知全集》第2卷第14l页

??惟独贯彻在劳力上劳心的教育,才能造就在劳力上劳心的人类;也惟独在劳力上劳心的人类,才能征服自然势力,创造大同社会。
??《在劳力上劳心》
??《陶行知全集》第1卷第130页


??世界上有四种人:一种是劳心的人;一种是劳力的人;一种是劳心兼劳力的人;一种是在劳力上劳心的人。二元论的哲学把劳力的和劳心的人分成两个阶级:劳心的专门在心上做功夫,劳力的专门在苦力上?讨生活。劳力的人只管闷起头来干,劳心的人只管闭起眼睛来想。劳力的人便成了无所用心,受人制裁;劳心的人便成了高等游民,愚弄无知;以致弄成“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的现象。
??《在劳力上劳心》
??《陶行知全集》第l卷第128页

??人所以比禽兽利害,就因为他有手,手能打仗,能生产,能建设,也能创造。所以如是大家想应付困难,就当竭力把常识分子变成工人,把工人变成常识分子。小孩子要注意并引导他竭力运用手的活动。
??《从教育上谋国难的出路》
??《陶行知全集》第3卷第505页

??我以为世界上最有贡献的人只有一种,就是头脑能指挥手指行动的人。
??《手脑相长》
??《陶行知全集》第3卷第519页

??劳力而不劳心,则一切动作都是囿于故常,不能开创新的途径。劳心而不劳力,则一切思想难免玄之又玄,不能印证于经验。劳力与劳心分家,则一切进步发明都是不可能了。所以单单劳力,单单劳心,都不能算是真正之做。真正之做须是在劳力上劳心。在劳力上劳心是真的一元论。
??《在劳力上劳心》
??《陶行知全集》第1卷第128—129页

??“做”字有个新而特别的定义,这定义,就是“在劳力上劳心”。单纯的劳力,只是蛮干,不能算“做”;单纯的劳心,只是空想,也不能算“做”。真正的“做”,只是在劳力上劳心。
??《“做学教合一”的总说明》
??《陶行知全集》第11卷第304页

??“做”是在“劳力上劳心”的“做”,行是知之始,知是行之成。行动是老子,常识是儿子,创造是孙子。
??《火的故事》
??《陶行知全集》第4卷第531页

??手脑联盟,则污秽的垃圾可以用来点灯烧饭,窒人的氮气可以用做养人的肥田粉,煤黑油里可以取出几千种的颜料,一粒种子可以长成几百粒谷,无饭大家饿的穷国可以变成有饭大家吃的富社会。
??《教学做合一下之教科书》
??《陶行知全集》第’2卷第662页

??书本固然是个重要的工具,但书本以外的工具还多着呢!他们忘记了书本也是“做”事所用的工具。
??做一件事,要想干得好,须用锄头的便用锄头;须用斧头的使用斧头;须用书本的使用书本;须合用数样、数十样工具的便合用数样、数十样的工具。
??《“做学教合一”的总说明》
??《陶行知全集》第11卷第306页

??脑与手没有力量,因血脉不相联通。我下了两帖药,叫它们的血脉联通起来。第一帖药名叫“脑化手”,使人人都有脑筋变化过的手。还有一帖要给无产阶级的农人和工人吃的,药的名字叫“手化脑”,就是一面用手,一面要有思想。
??《手脑相长》
??《陶行知全集》第3卷第521页

??脑筋与手联合起来,才可产生力量,把“弱”与“愚”都可去掉。
??《手脑相长》
??《陶行知全集》第3卷第522页

??传统的方法,是教劳心者不劳力,不教劳力者劳心;乡村工学团主张在劳力上劳心,才算真正的做,否则便是瞎做瞎学瞎教了。
??《对于乡村教育的一个新建议》
??《陶行知全集》第3卷第498—499页

??一般的常识阶级,他们是劳心而不劳力,读书而不做工,所以形成了“书呆子”。教书的人是“教死书”,“死教书”,“教书死”;读书的人是“读死书”,“死读书”,“读书死”。充其量只是做一个活书橱,贩卖常识而已。
??农工阶级呢?他们是劳力而不劳心,做工而不读书,所以形成了“田呆子”。他们只知道“做死工”,“死做工”,“做工死”。
??《目前中国教育的两条路线》
??《陶行知全集》第3卷第507—508页

??中国作工的人,不去求知,这也是一个极大的缺憾。因此我国的工人也就只配作被支配的阶级,做被剥削的民众。若要拿“主人翁”的一等金交椅给他们坐,他们是无所措其手足。所以教作工的人读书,是最重要的,而且是刻不容缓的。
??《目前中国教育的两条路线》
??《陶行知全集》第3卷第509—510页

??中国因为有了“书呆子”和“田呆子”,所以形成了一个“呆子”国家。读书的人除劳心以外,不去劳力,除读书以外,不去做工,以致不能生产。作工人的人除劳力以外,不去劳心,除做工以外,不去读书,以致不能自保其利益,而受他人的横搜直刮。要他们做国家的主人翁,那更
是在做梦。
??《目前中国教育的两条路线》
??《陶行知全集》第3卷第508页

(本文转载自中国陶行知研究会网)


相关文章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