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行知教育理论精要

时间:2012-05-24 点击: 编辑: 文章来源:澳门新莆京娱乐

  陶行知的主要著作有《中国教育改造》《古庙敲钟录》《斋夫自由谈》《行知书信》《行知诗歌集》《陶行知文集》等,现在都辑在《陶行知全集》中。其中与教育有直接关系的主要有以下几点
  (一)教育的宗旨:促进人的全面发展,促进社会进步。他说:“教育是什么?教人变!教人变好的是好教育。教人变坏的是坏教育。活教育教人变活。死教育教人变死。不教人变、教人不变的不是教育。”“教师的任务是‘千教万教,教人求真’。学生的职务是‘千学万学,学做真人’。”“我的主张是:有书读的要做事,有事做的要读书。先生不应该专教书,他的责任是教人做人。学生不应该专读书,他的责任是学习人生之道。我要你们做有常识,有实力,有责任心的国民,不要你们做书呆子。”“‘教育是民族解放、大众解放、人类解放之武器’,这种教育观是把教育从游戏场、陈列室解放出来,输送到战场上去。”(二)教育的基本途径:教学做合一。教学做合一就是:“教的法子根据学的法子,学的法子根据做的法子。事怎样做,就怎样学;怎样学,就怎样教。”阐明了教学法的基本原理--学是教的依据,教是学的示范。“在做上教的是先生,在做上学的是学生。从先生对学生的关系说,做便是教;从学生对先生的关系说,做便是学。先生拿做来教,乃是真教;学生拿做来学,乃是实学。不在做上用工夫,教不成教,学也不成学。”  “文明是人类用头脑和双手造成的。只会劳心而不会劳力和只会劳力而不会劳心的人,都是没有希翼的。何况爱用空嘴说白话的人,那是不可救药了。”
  (三)提倡创造教育。(1)创造教育的根本途径--理论与实践相结合。“大家必须有从自己经验里发生出来的常识做根,然后别人的相类的经验才能接得上去。倘使自己对于某事毫无经验,大家决不能了解或运用别人关于此事之经验。——大家必须以个人的经验来吸取人类全体的经验。” “创造的教育是怎样呢?就是以‘社会为学校’、‘学校和社会打成一片’,彼此之间,很难识别的。社会含有学校的意味,学校含有社会的意味。大家要把学校的围墙拆去,那么才可与社会沟通。这种围墙不是真的围墙,是各人心中的心墙。各人把他的感情,态度从以前传统教育那边改变过来。” “知识之道无他,改造环境而已。” “不运用社会的力量,便是无能的教育;不了解社会的需求,便是盲目的教育。”他指出:“旧时代学生之生长过程有三个阶段:一是读死书;二是死读书;三是读书死。新时代之学生也离不了书,所不同的,他是:用活书,活用书,用书活。” “书里有真常识和伪常识,读它一辈子,不能辨别他的真伪;可是用它一下,书的本来面目便显了出来,真的便用得出去,伪的便用不出去。”(2)创造教育的根本任务是培养学生的创造力。“教育不能创造什么,但他能启发解放儿童创造力以从事于创造之工作。” “劳力而不劳心,则一切动作都是囿于故常,不能开创新的途径;劳心而不劳力,则一切思想难免玄之又玄,不能印证于经验。劳力与劳心分家,则一切进步发明都是不可能了。”(3)怎样培养学生的创造能力?陶行知提出了四个解放:“解放小孩子的双手。……解放小孩子的嘴。……解放小孩子的空间。……解放儿童的时间。” “行动是老子,常识是儿子,创造是孙子。”(4)创造教育的标准是:“教师的成功是创造出值得自己崇拜的人。先生之最大的快乐,是创造出值得自己崇拜的学生。先生创造学生,学生也创造先生,学生先生合作而创造出值得彼此崇拜之活人。”(四)学生怎样进行创造性学习?陶行知提出:“现在我想到有五个字,可以帮助大家知识易于进步。哪五个字呢?第一个是‘一’字。一是‘ 专一’的一。荀子说:好一则博。这句话是很有精义的。因为有了一个专一的问题做中心,从事研究,便可旁搜广引,自然而然地广博起来了。第二个是‘集’字。集是‘搜集’的集。……大家研究知识有了中心题目,便要多多搜集材料,大家便象‘集’篆写一样,用许多钩钩到处去钩,上下古今,左右中外的钩,前前后后,四面八方的钩,钩集在一起来,好细细研究。……大家有了丰富的材料,便可以源源本本的彻头彻尾的来研究它一个明明白白,才能够收得‘集水到渠成’的效力。所以我希翼大家对于每一个问题,都必须多多搜集材料,以便精深地精益求精地研究。在研究上发生力量,在研究上加强创造力量,集体创造,共同创造,在创造上建立起大家事业的新生命,树立起大家事业的新生机,稳定大家事业的新基础。第三个是‘钻’字。钻是钻进去的钻,就是深入的意思。钻是费很大的力量,才能够钻得进去,深入到里面去,看得清清楚楚,取得了最宝贵的宝贝。做知识虽不能象钻东西那么钻,但是能够用最好的方法,也可以很快钻进去。第四个是‘剖’字。剖是‘剖解’的剖,就是分析的意思。有些材料钻进去还不够,必须剖解出来看它的真伪,是有用的还是有毒素的?以便取舍,清化运用。……对于每一个问题搜集得来的材料,除了钻进深入之外,必须更加着意做一番剖解的工夫,分析入微,如同在剖解刀下,在显微镜下,看得明明白白,分析得清清楚楚;真的有用的没有毒素的就拿来运用;如果是假的有毒素的就舍去抛掉不用。如此,鉴别材料,慎选材料,自然因应适宜了。第五个是‘韧’字。韧是坚韧,即是鲁迅先生所主张的‘韧性战斗’的韧。做知识是一种长期的战斗工作,所以必须有韧性战斗的精神,才能够在长期的战斗中,战胜许许多多困难,化除种种障碍,开辟出一条新的道路,走入新的境界。……我想大家每一个人,能把一、集、钻、剖、韧五个字做到了,在做知识上一定有豁然贯通之日,于已于人于社会都有贡献。”
  (五)把教授法改为教学法。1919年,当时任南京高等师范学校教务主任的陶行知提倡把“各科教授法”改变为“各科教学法”,以便把研究的对象由单独研究教师的“教”,拓展为同时研究学生的“学”。他指出:“教育法的演进大概可分为四个阶段:第一个阶段凭先生教授,不许学生发问;第二个阶段师生共同讨论,彼此质疑问难;第三个阶段师生共同在做上学,在做上教,在做上讨论,在做上质疑问难;第四个阶段师生运用科学方法在做上追求做之所以然,并发现比现在可以做得好一些的道理。”“旧父母和旧教师,凭主观以责儿童之服从;新父母和新教师,客观地根据他们的需要能力以宣导他们的欲望而启发他们自觉的活动。”他当时草拟的方案曾遭校方拒绝,但逐步被有识之士所接受。黎锦熙于1924年出版了《新著国语教学法》。1934年,国民政府颁布的《中学及师范学校教育检定暂行规定》中,规定师范学校设“国文教学法”。1938年《师范学院规程》中也规定开设“国文教学法”,成为高等师范院校的一门独立学科。陶行知曾说:“从‘教授’写到‘教学’,从‘教学’写到‘教学做’,人家怕要疑我前后思想矛盾,其实我的矛盾处,便是我的长进处。”是把教与学割裂开来,还是把教与学统一起来,这是传统教学论和现代教学论的分界线。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