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前

时间:2017-08-15 点击: 编辑:庄余洁 文章来源:澳门新莆京娱乐

我的初中高中都是在九中读的。那时候九中名声不咋地。坊间称作跛中,桂林话跛裸的意思。那时候按居住地分配学位,当然也不是很严格,桂林城就那么大,找找关系总可以去附中的,但那时还没有高考呢,好不好其实也没有什么检测标准,所以绝大多数人都还是愉快地按分配的学校就读,比如我,在九中的几年,就很愉快啊。

初中的第一位班主任是黄凯仁老师。印尼归侨,一白面书生,戴个黑框眼镜,煞是斯文。也确实言语温和,做事细心,很受学生爱戴。很奇怪的是他一国外回来的,不教英语教语文,还教得不错,字尤漂亮。他还会用一种奇怪的绿色墨水给大家判分!那时候大家只能见到黑篮红三色,哪见过绿色的墨水!这让大家无法偷改分数!教大家时间不长黄老师就升职了,舍不得他离开的同学哭得稀里哗啦,后知后觉的我貌似没什么难过,只是觉得一种隐约的陌生却向往的东西离开了-——是洋气?是儒雅?还是他家墙上挂着的漂亮照片?

气场明确而亢奋的是另一个黄老师,黄荣芳。那时候桂林是全国第一批开放城市,常有国外政要到访,每当此时,机场必有仪仗方阵夹道欢迎。九中总能领到这份光荣的政治任务,因为九中的方阵在众多的方阵中出色啊,因为九中有黄荣芳啊!每有迎宾任务的日子,校园中就洋溢着紧张和兴奋。方阵要停课排练,晚上要做花——用铁丝扎成花枝,再缠上皱纹纸,再在花枝上绑上皱纹纸做的各色花朵——那时候连塑料花都没有,真是太久远的过去了……黄老师个子不高,五官棱角分明,也戴个眼镜,常穿军色衣裳,虽然话不高声,但自带光环,气势却是能慑住那上百号学生的。因为有黄荣芳,九中也不跛裸了,各项群众性文艺活动开展得有声有色。

九中的校宣在市里也很有名气。只是那时我还是初中生,校宣队的都是高中生,我只能艳羡那些大哥哥大姐姐,看他们在黄老师的亲授下,或轻歌曼舞,或齐声高唱。偶尔能参与其间,便是快乐得上了天!前几年,在乐群路偶遇黄老师,正从麻将馆走出来,头发花白,微胖,步子慢。与街头老妇人并无二致。她自带的光环呢,她的气场呢?我有些发怔,她却叫出了我的名字,让我受宠若惊——她其实并未给我上过音乐课。

没得中高考的初中生活真是愉快啊。除了时不时地停课排节目,还有整月的学工学农啊!初中阶段大家班去过两次农场,我因为骑单车摔伤脚缺了一次。去过一次学工,在毛巾厂。就是看工人们工作,打打下手。上过的课都不记得了,一痕刻印的是农场的夜,邻村的乡人拿着火把铁掀,找上门来闹事——白天几个男生驱逐来蹭东西的村童,把他们撵得连滚带爬,晚上一村的男女找上门来讨伐打人凶手。男女混声,沸反盈天,铮亮的铁掀闪着寒光。同学们列队,让村童指认,指认不成,老师让打了人的同学自觉站出来,结果——全班同学都向前跨了一步。大家都当了一回视死如归的刘胡兰。

那时大家的班主任是白老师。穿着总显宽大松垮,但说话办事却是干脆利索。她有三个闺女,那时小的也就一两岁吧,大的也有七八岁了,吃饭的时候,三张小凳一字排开,三个娃端坐着,手上是没碗没筷的,碗在白老师手上。一个大搪瓷碗,一把勺,白老师一人一口地喂饭,顺带把自己喂饱。甚是简洁高效——反正要给小的喂饭 ,一起喂了省得大孩子搞脏还少洗几个碗。我向来非主流,又赶上逆反的年纪,自然不大讨喜,现在想来,站在老师的角度我算个刺头吧,而且这样的刺头那时还不少——没有中高考,没有学习压力,中二少年的乐趣之一就是怼老师啊。也就是干脆利索的白老师才对付得了这样一群刺头吧,也就是干脆利索的白老师,才让大家一个不少地从乡人的火把铁掀阵全身而退吧。

大家还在回味农场故事呢,忽然有高考了,我的高中就变得不好耍了。一夜之间,周围人的热情都被高考点燃,虽然不似现在的衡水模式那么紧张,但比大家大一个年轮的人都在赶考。老师家长当然更撵着大家读书了。高中班主任是陈致盛老师,上海人,貌似还是读的名校,不知何故沦落到大家这四线小城的“跛裸”中学来。他一口上海腔,领大家读《岳阳楼记》,日星隐曜会读成日星因摇,全班齐齐因摇。高考突如其来,教材跟不上趟,陈老师自编教材,手刻,油印!许多文言名篇,大家就是从油印资料上第一次读到。规定的时间内背不出书,放学到他家背……现在想想,那时候学生进老师家好像是很自然的事。之后几年的某一天,我在一本段位较高的专业杂志上看到署他名字的论文,是对教材的质疑,不卑不亢,有理有据。过年时去拜谒他,当面请教,他面有得色:“就是的呀,就是的呀!”——上海腔更重了。

九中更名中山中学有32年了,但大家这些校友还是习惯叫他九中,喜欢叫他九中。那块地盘已经全是新的教学楼了,唯有九中这称呼能承载大家对他的依恋,对大家青葱岁月的依恋。记下这几位老师,也是因为三十几年过去,见过的老师不算少,却依然觉得记忆中的这几位老师最具老师范,仔细想想,老师就该是他们那模样吧。

敲下这些文字的时候,其实耳畔一直回旋着的是刘欢的《从前慢》。记得早先年少时……那些青涩,那些幼稚,有的记下了,有的锁上了。从前的日色真好看,从前的夜色也好看。从前其实不懂,后来懂了,懂了就锁上了……



编辑概况:庄余洁,中山中学校友。中山74级 ,初中70班 ,高中34班学生   。

相关文章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